首页>山东
首页>山东

山东推动乡村全面振兴:找准落脚点 激活原动力

2020

06/24
来源:

大众日报

       山东省认真贯彻落实“以人民为中心”的发展思想,坚持农民在乡村振兴中的主体地位,把维护农民群众的根本利益、促进农民共同富裕作为出发点和落脚点,注重尊重农民意愿,充分发动农民、依靠农民,团结带领广大农民群众,推动乡村全面振兴。

  “农民支持,啥事都顺”

  6月19日,素有“调味品第一镇”之称的乐陵市杨安镇,空气中弥漫着淡淡的香辛料气味,产业发展生机勃勃。作为山东首个发布乡村振兴规划的乡镇,杨安的蓝图正逐步变成现实。

  “制定规划时,镇、村广泛征求农民意见。在村庄布局等涉及群众切身利益的问题上,征求意见做到不落一户。”镇党委书记蔡文峰说,最初的规划思路过于侧重产业,征求意见后有较大调整。工作推进中,维护农民权益的“九不变”等原则,多处采纳了普通群众的建议。

  省乡村振兴战略规划的编制也是这样,“开门搞规划”。省发展改革委农经处处长孙涛介绍,起草团队分东、中、西片区,跑下去调研座谈,每次都邀请当地农业龙头企业负责人、农村新型经营主体、村支书、村民直接对话,听取意见、建议。

  基层联系点制度,是山东乡村振兴问计于民、问需于民的另一个侧面。山东落实“一线工作法”,17位相关省领导每人联系1个扶贫工作重点村、1个乡村振兴工作村,省委农委23个成员单位每个单位联系2个乡村振兴工作村,调研基层情况,推动政策落地,“一竿子插到底”。孙涛介绍,仅为监测省乡村振兴战略规划实施,省发展改革委就建立了37个联系点,其中16个是村,联系点与他们电话直通、难题直报、随时联系。

  规范协商议事制度,是山东乡村普遍推行的做法。在济南市章丘区双山街道三涧溪村,村务决策实行“五步议事法”。村民马德均说,村里的大事小情都要召集村民开会商量,通过后才能执行。对旧村拆迁安置、集体产权制度改革等重大问题,村两委先走访收集问题,再开议事会协商解决,公益设施建设、产业发展等事关群众切身利益的重要事项要召开“民情听证会”。马德均是村务监督委员会成员,平常爱挑毛病的他成了最会出点子的。他曾建议,土地流转时要让租赁方和村里再签一份合同,既防止村民漫天要价,也让村民、村集体发展更有保障。建议被村里采纳,已实行了十几年。

  高密市阚家镇松兴屯村“民主议事”的标准是“三必须一满意”:与会村民代表必须达到80%以上;议题必须100%同意才能通过,形成决定必须向全体党员群众通报、公示;议事最终决策群众100%满意。“农民支持,啥事都顺。”村党支部书记徐林收说。

  农民“追梦” 政府支持

  6月21日,潍坊市坊子区坊安街道王松一村村北,一座占地20亩的玻璃温室已封顶,正在安装室内智能装备,准备种植有机蔬菜。至此,“玉泉洼”有机蔬菜已辐射周边8个村近4000亩土地。

  对“玉泉洼”有机蔬菜的培育地——坊安街道洼里村来说,这只是其梦想的一部分。2018年,洼里村聘请以色列LR集团作规划,拟联合周边22个村、整合3万亩地,发展农牧结合的有机循环农业示范园区,打造一二三产融合、宜居宜业的“莫沙夫”田园综合体。

  为破解二、三产业发展“无地”难题,洼里村决定进行本村村庄布局优化。经过一年酝酿,2019年,村里成立自改委,村“两委”、自改委会、党员会、村民代表会等开了20多次会,研究确定了美丽乡村改造搬迁安置实施细则。洼里村党支部书记刘向东说,腾出的土地准备搞蔬菜精深加工、农旅结合,这样“三产融合”就有了载体。

  洼里的“小镇梦”,得到了当地政府的支持。刘向东说,坊子区将这个项目纳入区重点项目,发展产业,政府有扶持;建楼,部门帮着跑手续。

  莱西市日庄镇玉池村,曾是个集体资产管理混乱、上访不断的“问题村”,村集体土地承包费20多年收不上来。2019年,莱西市优化农村基层党组织体系,推进农村基层党组织统领发展、治理、服务“三融合”,玉池村部分村民找到时任村党支部书记赵长雷:“邻近的沟东村班子强、发展快,咱能不能跟着沟东村干?”赵长雷就去找镇领导,表达了群众意愿。

  不久,沟东、徐家寨、青峰岭、南埠、玉池等5个村,就融合发展征求村民意见。“村民都收到了一张调查表,上面写着是否同意融合发展。最后,同意率达到了97%。”沟东新村党总支书记高维玉说。新村党支部成立5天,就指导原玉池村建立了村集体资产管理制度,理顺了工作机制,并帮其收回了20余万元的陈年欠款。5个村产业也抱团发展,统一给葡萄园上了水肥一体化设施,葡萄产量和质量都提高了,新村人均增收6000多元。

  兴产业、强组织,山东突出农民主体地位;优居住、谋发展,山东也注重尊重农民意愿。

  4米多高的村台上,一栋栋红白相间的带院二层小楼已封顶,清新整洁。6月18日,在鄄城县旧城镇大邢庄村台上,前来看房的北王庄村70岁村民李中学说:“1982年大水,我家才住了103天的新房被冲毁了。今年住上大村台,就不怕发大水了。”

  2017年,山东启动黄河滩区居民迁建。是搬迁到滩区之外,还是就地就近淤筑村台?镇、村干部挨家挨户征集民意。“一家一家地入户调查,外迁还是就近筑村台,村民同意哪个,就在哪个上按手印。”旧城镇巩庄村党支部书记巩永成说。“22个自然村,90%以上村民愿意就近筑村台。”旧城镇镇长范士武说,“我们于是淤筑了4个大村台,都上村台。”

  “农民还是那些农民,组织起来大不一样”

  中国农村改革取得举世瞩目的成就,一条重要的经验就是尊重农民的首创精神,推动农村一次又一次的制度创新。在山东,农民的创造力所爆发出来的巨大能量,也令人惊叹。

  6月22日6点,栖霞市亭口镇衣家村的玉木耳大棚里喜气洋洋。头茬玉木耳收获了,村民忙着晾晒、装箱、发货。

  栖霞市亭口镇衣家村,只有56户256人,曾是个缺水少路的穷山村。2017年,在村党支部带领下,平均年龄近70岁、以妇女为主的在家村民,仅用7个月时间,愣是修通了5.5公里山路;2018年完成了引水上山;2019年发展藏香猪、玉木耳产业,3年打了翻身仗。

  巨大的变化,始于村党支部领办合作社。2016年、2017年,连续两年大旱,“上山无路、浇地靠天”的衣家村,大樱桃树干死了四成。正逢烟台市提倡党支部领办合作社,2017年7月,衣家村成立了党支部领办的“一点园果蔬专业合作社”,创造了“工票”制度,村民以劳动力入股,按男劳力120元/天,女劳力80元/天记工,将来“工票”可以分红,也可以从合作社换生产资料。村民对未来的希望被点燃了,于是出现了前面的那一幕。

  眼下,猪养大了,头茬玉木耳也收获了。“农民还是那些农民,组织起来就大不一样了!”衣家村党支部书记衣元良说。

  要想富,先立志;要振兴,先明智。能不能实现乡村振兴,关键看农民内生动力足不足。在率先提出“党支部领办合作社”的烟台市,目前,2311个村党支部领办了合作社,占全市村庄总数的35.9%,17.5万户农民入社,农民的发展积极性被空前激发出来。领办的村,平均带动村集体增收6.5万元,农民户均增收6000元。2019年12月,山东省出台指导意见,村党组织领办合作社的做法在全省推广。

  村民富不富,关键看支部;乡村强不强,要看领头羊。2018年11月以来,山东实施村党组织带头人队伍整体优化提升行动,从退役军人、机关干部、回乡创业人员等群体中选拔优秀党员担任了3189个村的党组织书记。全省村党组织书记报酬比往年大幅提高。在率先开展农村党组织书记专业化管理的临沂市,村党组织书记月收入最高达到6700元,跟乡镇党委书记相当。这样,村党组织书记的干劲更大了,组织农民、发动农民更有力量了。

  这几天,山东省派乡村振兴驻栖霞亭口服务队正在帮衣家村联系电商平台,卖玉木耳。2018年、2019年,山东省委先后开展“千名干部下基层”“万名干部下基层”活动,几百支乡村振兴服务队活跃在齐鲁大地,帮农民找路子、解难题。“农村的发展必须依靠农民。我们谋划主动在前、行动有意让位,为的是给农村留下一支带不走的‘强队’。”省派乡村振兴驻栖霞亭口服务队队长、省海洋与渔业执法监察局(中国海监山东省总队)政委孙华说。

【版权及免责声明】凡本网所属版权作品,转载时须获得授权并注明来源“鲁网传媒”,违者本网将保留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的权力。凡转载文章及企业宣传资讯,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,不代表本网观点和立场。版权等事宜请联系我们,在收到书面反馈材料时,根据实际情况处理。
分享按钮

编辑:lsn

相关推荐